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一一:一天一主张

我预言我将在2048年死去。死法:万箭穿心,肝肠寸断。

 
 
 

日志

 
 
关于我

张一一。湖南蛮子在北京尚未娶妻,徐静蕾曰之为“流动人口,社会不安定之根源”。 已服务电视栏目、大型选秀、影视剧、旅游景点和城市形象的品牌输出和企业的文化建设等多个,据传为李湘等数十位一二三四五六线艺人狗头军师,曾立志要做世界第一名的多面手策划人。 写书6本,已出版5本。不求1本万利,但求能给读者带来些啥。在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里,写出一两部遗臭万年的作品,始终是我奋斗不息牵肠挂肚的梦想。 “娱乐圈成名秘笈,80后创业史诗”——拙作《努力》卓越网已到货。 zhangyiyi16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莫言拒陈光标赠房缺乏斗争的智慧  

2012-10-18 09:2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拒陈光标赠房缺乏斗争的智慧

张一一

 

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消息传开,趁机“打秋风”者不乏其人,被封或是自封“中国首善”的陈光标先生便是其间杰出代表,陈先生颇是财大气粗地表示,他在北京有13套住房和2处别墅,莫言可随时拎包入住,此番“标语”一经推“陈”出新,该先生又很是“光”宗耀祖了一把。

 

事情的起源是“作家暴发户”莫言对诺奖奖金的如何个花法。800万瑞典克朗(约合750万人民币)对大多数的中国公民来说还不算一个小数目,出身农家的莫言说他想用这笔钱在北京买一个“大房子”,不过他这一美好愿望旋即遭到网友的调侃,各路英雄好汉红粉佳人纷纷笑话莫言“作品虽魔幻,买房要现实”。

 

若按北京四环住房均价3万计算,莫言的750万奖金足以买得起250平米的 “大房子”。只是一些无比机警的媒体岂会让一个“一从大地起风雷”的冤大头轻易有一个春暖花开的大房子好好写作好好生活?于是有人蓄意哄抬了房价,把中心城区6万每平米的天价房嫁祸到莫言的头上,刻意让他买不起北京的大房子——无疑这很好地满足了6亿网民还有相当一部分低收入人群且看看诺奖得主笑话的酸葡萄心理——这对网站点击率、报纸发行量和电视收视数据大有裨益。

 

值此莫言当红之际,无处不在的“中国首善”陈光标先生岂会白白地错过?我们不怀疑陈先生口袋里确乎真有仨瓜俩枣,也无须相信他所谓“鼓励中国作家创作”的光明磊落,更不用去揣测一些个奸商们伺机意淫诺贝尔奖的心理快感,显而易见的是,陈先生很是机警地捕捉到作家的短处——“脸皮很薄,羞于谈钱”。陈光标先生深深地知道,莫言及其家人即使心痒难熬喉咙里都伸得出手,但为了顾全作家的面子,一定不会接受他的“友情赠予”;而一旦莫言真要了,陈光标也是赢家——一个房子轻轻就把他和中国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写在一起,实在是划算得很,不能不说陈先生的这个如意算盘打得实在巧妙。

 

而莫言家人明确表态“无功不受禄”、“不食嗟来之食”义正词严的拒绝,看似有“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读书人的风骨,其实是不自信的一种体现,也无疑是极度缺乏智慧含量的,陈光标先生半点损失都没有,就让他轻轻松松地强奸了一把诺贝尔文学奖,调戏了一回莫言大师,然后又从从容容地提起裤子,风风光光地扬长而去了,世界上竟有这等好事么?

 

莫言“截至到今天为止”并没有亲自回应,他家人的意见,很大程度上就是他的态度,不过莫言先生在这一问题的处理上貌似还不够睿智和成熟,依张一一先生拙见,莫言对坏小子陈光标这一手最佳的着法,应是大大方方地将他的房子收入囊中,然后转赠给张一一先生这等有为青年,甚至哪怕是捐赠出去建一书店或者收留流浪猫、流浪狗也好啊,不都远比让陈光标那厮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意淫得手强过百倍千倍?

 

莫言说:在写小说时,我是贼胆包天、色胆包天、狗胆包天;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我是孙子、是懦夫、是可怜虫。让我陷入深思的是,什么时候,作家可以在生活中不是孙子、懦夫和可怜虫,可以在与流氓的较量和商人的斗智中,自在而光荣的胜出?

  评论这张
 
阅读(24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