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一一:一天一主张

我预言我将在2048年死去。死法:万箭穿心,肝肠寸断。

 
 
 

日志

 
 
关于我

张一一。湖南蛮子在北京尚未娶妻,徐静蕾曰之为“流动人口,社会不安定之根源”。 已服务电视栏目、大型选秀、影视剧、旅游景点和城市形象的品牌输出和企业的文化建设等多个,据传为李湘等数十位一二三四五六线艺人狗头军师,曾立志要做世界第一名的多面手策划人。 写书6本,已出版5本。不求1本万利,但求能给读者带来些啥。在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里,写出一两部遗臭万年的作品,始终是我奋斗不息牵肠挂肚的梦想。 “娱乐圈成名秘笈,80后创业史诗”——拙作《努力》卓越网已到货。 zhangyiyi16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反红楼梦》:贾宝玉预言奥运会  

2011-04-08 00:0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回 林黛玉投奔金陵府 贾宝玉预言奥运会

 

 

此开卷第一回也。

   

作者自云:《红楼梦》一书横空出世后,让无数读者迎风洒泪、对月长吁,尽都嗟惋宝、黛空有木石前盟,却未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张一一先生亦愁肠百结、不胜唏嘘,故拨冗作此书以填补世人之缺憾,颇有救万民于水火之菩萨心肠也。盖因此书中人物运命、情节故事等均与曹雪芹女士之原著大相径庭、滋味迥异,故曰《反红楼梦》云云,不存教化之心,但博诸君一笑耳。

 

且说林黛玉生母贾敏逝后不多久,其父林如海便升了扬州巡盐御史的肥缺,不仨月又续娶了一位悍妻柳氏,芳名唤作“柳如非”的便是,这柳氏可大有来历,其胞姐乃“秦淮八艳”中艳名远播的柳如是,自然生得是艳丽非常、娇媚无比,只是姊妹俩性情一个纤弱,一个刚强,据传其先祖即是“河东狮吼”掌故中有名的悍妇柳月娥,因其家学渊源,不免后来居上,林如海先前几房姬妾一一领教了厉害之后不觉都退避三舍,不敢与之争一日短长,黛玉乃柳氏“眼中钉,肉中刺”,自是不能与之相处,正值度日如年之际,蒙外祖母金陵贾府史老太君见召,于是“烟花三月下扬州”,无奈别过父亲,背井离乡,径直投奔荣宁二府而来。

 

这林如海虽恼恨贾敏因妒生恨,暗害了自己庶出之子林宝玉,但这回送黛玉“回娘家”,为显弄自己之威势,乃打发了婆子丫鬟数十人同往,而其中以两个最为得力:一个是黛玉的奶娘王嬷嬷;一个是黛玉自幼随身的名唤作“雪雁”的一小丫头,虽然年方十岁,却是生得肌肤胜雪、沉鱼落雁,故得“雪雁”之名,加之乖巧伶俐,极会察言观色,没一个不喜爱的。

 

黛玉刚一弃舟登岸,便有荣国府打发了轿子并拉行李的车辆久候了,这黛玉幼时常听得母亲说过,他外祖母家世代诗礼簪缨之族、温柔富贵之家,大小仆妇皆着绫罗、家中侍婢俱通《毛诗》,今日一见这一众人等,大多满面菜色,尽是粗鄙不堪,暗道母亲不愧是姓了这“贾”,真可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就连老娘的话有时候都信不得,那个叫刘向的前贤真是太有先见之明和过人之智了,“夫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实在是这人世间不折不扣的真理。

 

黛玉正沉吟间,只听得不远处良马嘶鸣,旋即眼前尘土飞扬,有一贾府年长仆妇蹙眉道:“定是宝玉来了!”黛玉心中正疑惑着:“这个宝玉又是何人,如何竟重了我那短命弟弟的名字?不知他又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心中想着,已有一位年轻的公子翻身下马,到得面前,只见他: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看其外貌最是极好,却难知其底细;虽是一幅布衣打扮,怎遮掩得住那一股华贵之气!黛玉一见,便吃了一大惊,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正是后来那越剧名段中所唱:“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恰似旧时友!”此处且按下不表。

 

却说宝玉在人群中早已约略认定林姑父之女黛玉,忙上前作揖,一边却偷看黛玉形容举止,自是与别个不同: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花,娇袭一身之媚;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美如西子胜三分;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真个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宝玉看罢,因笑道:“林妹妹,我曾见过你的!”黛玉佯怒道:“表哥哥可是胡说了,你又何曾见过我?倘是见过,那又是什么时候,又在何处呢?”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你,然我看着极是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黛玉乃笑道:“好,好,若如此,便当可相和睦,不许欺侮我弱质女流了。”宝玉急道:“林妹妹言重了,何至如此!若有此心,让我万箭穿心、肝肠寸断,五雷轰顶、天诛地灭,连和尚都做不成!”黛玉果见宝玉急了,窃笑不语。

 

宝玉便又走近黛玉身边站着,上下左右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许认得几个字。”宝玉又道:“妹妹尊名是哪两个字?”黛玉便说了名。宝玉又问表字,黛玉道:“无字。”宝玉乃笑道:“我送妹妹一字,莫若‘妙可’二字极好。”黛玉便问好在何处。宝玉忽正色道:“凡几百年后,我赤县神州盛世中华将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其开幕式上将有一红衣女孩唤作林妙可者,不觉便红透半边天,咱们而今便率先抢占了这俩字,岂不有先见之明!”黛玉笑道:“果然名不虚传,表哥哥真是不靠谱。”宝玉亦笑道:“除炒作教主张一一《炒作学》外,这世间不靠谱的太多,偏只是我不靠谱不成?”

 

未几,宝玉又从贴身衣内掏出通灵宝玉问黛玉道:“林妹妹可也有玉没有?”黛玉诸侍婢仆妇皆不解其语,黛玉便忖度着因他有玉,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想来你这玉乃是世间少有的一件罕物,若是人人都有,岂不贱了!”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朝地上摔去,一边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好坏高低都不择,还说什么‘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得众人蜂拥着争去拾玉,场面蔚为壮观,好不热闹。

 

黛玉一见宝玉急了,微微一笑,这才也从颈下解出一块美玉来,两相比照,只见大小、形状、色泽、质地俱如出一炉,且有那上书的“要死要活,此情不夺”八个细字,与通灵宝玉上所篆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不是一对儿又是什么!宝玉这才破涕为笑,心下释然,也不管黛玉应不应允,不由分说便拉着她手一路狂奔,扶她上了那“日行八百夜走千里”(张一一先生按:因为晚上不堵车所以跑得更快些)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的赤兔追风马,挥起苏武牧羊时用过的那鞭,也不管众人如何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只见尘土扬起,二人一马,转瞬间便消灭了踪影。

 

要知黛玉、宝玉后面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6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