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一一:一天一主张

我预言我将在2048年死去。死法:万箭穿心,肝肠寸断。

 
 
 

日志

 
 
关于我

张一一。湖南蛮子在北京尚未娶妻,徐静蕾曰之为“流动人口,社会不安定之根源”。 已服务电视栏目、大型选秀、影视剧、旅游景点和城市形象的品牌输出和企业的文化建设等多个,据传为李湘等数十位一二三四五六线艺人狗头军师,曾立志要做世界第一名的多面手策划人。 写书6本,已出版5本。不求1本万利,但求能给读者带来些啥。在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里,写出一两部遗臭万年的作品,始终是我奋斗不息牵肠挂肚的梦想。 “娱乐圈成名秘笈,80后创业史诗”——拙作《努力》卓越网已到货。 zhangyiyi163@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致瑞典文学院的一封公开信  

2010-01-18 08:57:53|  分类: 诺贝尔 文学奖 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瑞典文学院的一封公开信——2010诺贝尔文学奖应颁给我!

 

尊敬的瑞典文学院18位院士们:

 

你们好!在2010诺奖评选工作即将开始之际,当收到这样一封公开信时,你们一定会感到讶异,是的,不但你们,就连我自己都十分吃惊,但我心中汹涌而出的激情,召唤着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实在太有资格获得这样一个奖了!真的,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世界,还会有另一个人比我更有资格!下面,就请你们牺牲一会儿功夫,少抽一支雪茄、少摸一把麻将、少泡一位小妞,读一读我这位准诺奖获得者的心声、看一看我充分足够的获奖理由吧!

 

一、公元18951127日,人类历史上最伟大发明家之一的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先生,在他最后签署的遗嘱中这样说,他要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在文学领域里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最佳作品之人士”,这分明是在说我啊!毫无疑问,我在20101月正式出版的《炒作学》就是这样一个“最佳作品”,我就是这样一个“之人士”啊!当世人全都在对“炒作”口是心非嗤之以鼻、“炒作”被视为洪水猛兽下三滥般的一个贬义词时,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在《炒作学》一书中给“炒作”一词重新定义,首倡“炒作是褒义词”的概念,并立誓要把炒作学像儒学、道学、佛学般在全世界发扬光大,这是一种多么美好多么崇高的“理想倾向”啊!

 

二、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已举行了100多届,颁给了全世界N多个国家的N多人,无论是按概率来算还或是像奥运会和世界杯般的各大洲“轮流坐庄”,都应该轮到泱泱十数亿人、悠悠数千年文明史的中国了吧?倘是你们再这样忽略咱亿兆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待到咱国人失去最后的耐心、决绝而坚忍地像抵制家乐福和平和堂般抵制诺奖时,你们是不是也会有被这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国度所抛弃的失落感呢?这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唯有“吆喝、吆喝、再吆喝”我们才可以得救,诺奖也不例外,当我伟大的国人逐渐对诺奖心灰意懒漠不关心时把诺奖颁给张一一先生我,不但可刺激咱国人的神经使我国人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还会因为“诺奖首次颁给一个中国人”而形成一个在全球都炙手可热的社会议题,讨论将异常热烈,诺奖的关注度更会空前高涨。

 

三、获奖后张一一先生将充分结合我的专业、发挥我的优势,不遗余力大肆宣传诺奖,为诺奖反复做价值约为11亿瑞典克朗的免费广告。

 

四、像李敖那种汉语言写作小学水平的糟老头儿都能获得诺奖的提名,那张一一先生我是不是当仁不让有一千零一个理由应该拿到诺奖呢?

 

五、最后,我愿意把诺奖所获得的百万美元奖金全部捐赠给此次在海地地震中死难者的家属。

 

…………

 

尊敬的院士们,请问,将2010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我,到底是应该、应该还是应该呢?

 

21世纪第一奇书”《炒作学》作者、全球最有资格获得2010诺贝尔文学奖之人士:中国,张一一

2010118

 

红网:湖南作家致信瑞典文学院 “索要”诺贝尔文学奖

http://hn.rednet.cn/c/2010/01/18/1889962.htm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